妖女乱国 五十九、尬演(热门推荐中,求收藏!)
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妖女乱国 !

    过了北魏的盘查后第二日,夏朝使团便上了岸,改走陆路。

    而巴拉不知怎么回事,从早到晚地在邀雨附近转悠,专门挑她毛病。一会儿是讲话声音大,一会儿是走路步幅宽。邀雨被他盯得感觉随时都有破功的危险。

    被他缠得实在不耐烦了,邀雨忍不住嘲讽他道,“都督该不会是怕水吧?怎么一上了岸就这么……”邀雨想说无事生非,舌头转了个弯硬是改成了,“生龙活虎的?”

    像在船上时那样安安静静的不好吗!

    “我?怕水!哼,你等着,早晚!叫你看!”

    邀雨皮笑肉不笑地施了一礼道,“禀都督,您该说‘早晚叫你知道’。”又低声骂一句“大舌头。”骂完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为了防止自己忍不住暴起杀人,邀雨干脆找了两团棉花塞在耳朵里,没人在耳边念经,世间终于恢复了宁静……

    坐在马车里,探头看着两侧的青山,躁动的思绪渐渐得以平息。邀雨终于觉得出行也是惬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此时的北地虽还时不时地下场雪,可天气已经渐暖。偶尔在洁白的雪地上看到刚从冬眠中醒来的野兔,甚是可爱。有时还会遇上刚刚解冻的细小的瀑布,从一侧的山崖汩汩而下,每每见到,竟能让她似发现珍宝般开心。

    邀雨伸伸胳膊,转了陆路,意味着他们很快就能到平城了。不知子墨到了没有?分别多日,子墨有没有想她呢?念及子墨,邀雨的眼中都带了笑意,正偷看她的巴拉,忽觉似被晃了下眼。

    巴拉刚想上前再跟邀雨“套套近乎”,就发现她猛地抬手紧抓住胸口处的衣裳,原本想“教训”她的话,立刻变成了不加掩饰的关心,“不舒服?”

    邀雨自己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,突然的一阵心悸,让她脸色煞白,以前从没这样过。

    巴拉朝远处眺望了一下又道,“忍忍。并州补给。带你,找医。”

    邀雨把棉花团从耳朵里拿出来,也不管巴拉看到棉花团时难看的脸色,只是摆手哄他走一般道,“都督快忙您的去吧。”

    待巴拉气呼呼地走了,细珠儿才凑过来关心道,“你真的不要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已经好了。”邀雨轻轻拍了拍胸口,方才那阵突如其来的刺痛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。方才都督说到了并州补给时,咱们就能跟着休息了。”细珠儿探手到邀雨额头,感觉到她没有发热才收回手。

    “又要补给?不是下船时刚补给过吗?”邀雨觉得这队人马的脚程实在是太慢了。早知道就不该混进这个艺班,耽误了时间不说,还遇到个如此奇葩的都督。

    细珠儿指了指后面跟着的珍兽车队道,“还不是那大象,一天吃得比十匹马还多。有要新鲜草料来喂,娇贵得很。”

    邀雨叹了口气,既来之,则安之。此时就算她不愿意也没办法,毕竟她还抬不动大象啊……

    细珠儿递了个水囊给邀雨,“喝一点儿吧,你从小被养在宗室,怕是没有如此奔袭颠簸过。女子身子薄,久坐马车,不舒坦也是难免。”

    邀雨觉得体弱多病这个伪装不错,至少没人会觉得一个体弱多病的人能是刺客。于是顺水推舟道,“也是我从小就体弱,本以为不会有大碍,如今倒是让姐姐担心了。”又故意抚上胸口做柔弱状,只是动作有点儿僵硬。

    细珠儿忙安慰她,“咱们境遇相似,互相扶持,本是应该。你无须担心,我看都督对你很是在意,到了并州,定会找个好大夫为你诊治的。”

    大夫?邀雨心里一惊,听说有的名医能悬丝诊脉,该不会能诊出自己有内力吧?

    这可真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!

    她赶紧坐正了些摆手道,“哪儿就那么严重了,我歇息歇息就会好了。”

    细珠儿却不同意,“还是小心些的好。毕竟你若是出了事儿,都督也不好同高句丽那边交代。你的母族,也会怪罪你的。”

    不过半日,队伍就到达了并州郊外。艺班人数太多,进城不便,于是在汾水边就地扎营,只派了一小队人进去城中置办补给。

    无论邀雨怎么解释她已经没事了,巴拉都执意要带她进城看大夫。巴拉直白的关心引得细珠儿在心中好一番嫉妒,却不敢发作出来。

    邀雨觉得自己此生大概都没有这么不自在过。无论是她被嗤作妖女,还是奉为仙姬,世人或许对她有褒有贬,可对于她的强大都是毫不质疑的。哪怕是总爱操心的子墨,也从来不会怀疑她的实力。

    可眼下,走快了怕碰着,走慢了怕冻着。巴拉把她当做瓷瓶儿一样保护起来,生怕她会碎了一样。这让邀雨浑身别扭。

    “头疼?肚疼?手?脚?胸……”巴拉从头到脚问了个遍,目光落到邀雨胸口时赶紧又移开了视线。

    邀雨内心一阵抓狂,弱柳扶风的小娘是什么样的?走了一段路了,要不要掩住口先喘一阵?配合着演体弱多病这种事,她实在是做不来啊。

    “奴家并没有什么不适,多谢都督挂怀。您看我又不咳又不喘的,不用看大夫,回去稍事休息便无大碍了。”如果允许,她现在就可以表演个胸口碎大石。

    巴拉看她本意想演娇弱,手脚却不知该如何安放的样子,忽然觉得好笑,一时起了逗弄之心,更加变本加厉地道,“人说过,越不咳,病越重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咳。”邀雨赶紧咳了两声,她觉得自己方才走路同手同脚了。

    巴拉强撑着才没笑出来,硬挺着一脸关切,将她带进最近的医馆道,“你,方才,还不咳,病重了。要看。”

    啊啊啊啊啊啊——邀雨只能在内心哀嚎不止。

    见到两人进来,一个面白无须,眼角深深下垂的中年大夫便开口问,“可是要问诊?坐到对面来吧。”

    邀雨想再用男女授受不清搪塞一下,刚欲开口,就感觉后面有人冲了过来,本能地要侧身躲开,又想到自己现在是个不会武功的舞姬,只好站在那里,让后面的大娘结结实实地撞了一下。

    巴拉算准了她会装到底,索性伸手去扶她,借机把又香又软的人带到了怀里。

    邀雨还怕巴拉自恋地觉得自己是故意吃他豆腐,赶紧尴尬地笑了笑,推开巴拉的手臂站稳了,又伸手揉了揉被撞的肩膀。她觉得这位大娘定是练过,撞人也太疼了!

    那大娘却像没意识到自己撞了人,一进门就操着口音极重的汉话,对着垂眼大夫破口大骂。大娘口音太重,讲得又急,邀雨也只勉强听懂了几句,似乎是这大夫治错了病,害得大娘家的儿子一直在家腹泻不止。

    庸医啊——邀雨的双眸一亮!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