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长姐她富甲一方 !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做生意的,就得有一股子狠劲儿才行呢,你光惦记着对旁人仁善,旁人可对你仁善了去?”

    “常叔,倒也不是我说章大厨的坏话,也事实也是摆在眼跟前的,就跟你对章大厨似的,到是姐夫长姐夫短的叫着,啥事还惦记着人家,遇到事了还去跟他商量,可他可曾记得常叔你了?”

    “这豆腐说不用就不用了,连个招呼也不打,也没见对您这边有什么愧疚心,这可不是什么钱不钱的事,关键是着实驳了您这边的面子,还扔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的,这福顺楼的人,几乎是看尽了您的笑话那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常叔您讲仁义的下场,可章大厨呢,根本就没惦记着您这边那,我瞧着这两天他可是该干啥干啥,方才您也瞧见了,这不还惦记着帮那个死丫头卖咸鸭蛋那,这就是您仁义的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依我看那,咱们也别想太多,这事情该怎么着就怎么着,把该堵的路堵死了,该做绝的事做绝了,这堵死了旁人的路,才有咱们的路走不是?一味对旁人仁义,反倒是把自己逼得无论可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坊苦口婆心的劝说道:“常叔,都到了这个时候,是万不可再妇人之仁,替别人着想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,到是有些道理……”

    但此事要真做的话,总归有点下不去手啊……

    正在常远达犹豫间,两个年纪相仿的中年妇人,挎着竹篮子从他们旁边经过。

    “哎,晌午做啥饭呢?我这成天都不晓得该做啥饭,我家爷们成天也说我做饭没个新鲜样式,都吃烦了。”

    “晌午炸个豆腐片,切成豆腐丝拌一拌,这天儿热了,拌个凉菜也好下饭。”

    “哎,成,我也做个豆腐丝吧,再炒个芹菜肉片啥的,倒也够了,那咱俩拐到常记豆腐坊那买块豆腐去。”

    “去那作甚?我领你去个地儿,街上刚开没多久的豆腐摊,做的豆腐滋味好的很,用她家的豆腐做了豆腐丝,保准你家爷们说你厨艺长进。我跟你说,往后若是买豆腐,就认这俩小姑娘的豆腐摊,常记那豆腐压根就不能吃……”

    常记豆腐,压根就不能吃!

    这句话飘到常远达的耳中,似一记铁锤,在他的心头重重的捶下,让他心口硬生生疼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常记豆腐坊的豆腐,从前也是被人们挂在嘴边的,也是人们口中常说的,买豆腐就得去常记豆腐坊,旁人的豆腐没法吃的,怎的到了这会子,变成常记豆腐,压根就不能吃了呢?

    常远达这拳头,忍不住紧紧握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看起来,李坊说的没错,就得从根本上掐掉,这样的话,常记豆腐坊才能生存的下去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,便是那句,你对旁人仁义,你自己便无路可走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对。”常远达此时非常认可李坊的话,只重重的点了点头:“就得按你说的来做才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了。”李坊紧皱着眉头:“必须得这么来才成,而且还是事不宜迟,否则常记豆腐坊当真是要活不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也别拖着了,该找人找人,该做事做事,得赶紧的,多拖一天,常记豆腐坊就多一分危险那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,那李坊小兄弟,你赶紧帮我找上几个合适的人来。”常远达道:“这事,你得帮着我张罗张罗才成,常记豆腐坊可都全靠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放心交给我做就是,保准给你做好,漂漂亮亮的。”李坊答应的干脆无比,嘴角更是忍不住高高扬起。

    自那日被福顺楼撵走之后,李坊立刻就在镇上找寻新的活计。

    从前是做跑堂的,自然是愿意找个轻车熟路的活来做,可两日内几乎是跑遍了整个镇子,逛遍了大大小小的酒楼饭庄。

    工钱低,活重,还一直追问他究竟为何从福顺楼里出来,令李坊是烦不胜烦,加之嫌弃酒楼档次低,生意差,最终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。

    李坊恼怒之余,瞧见庄清宁的豆腐摊生意日渐红火,这心中的不甘不愿几乎是一瞬间涌上了心头,也越发觉得自己此时连个谋生之路都找寻不到,都是被庄清宁这个扫把星给害得。

    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,他所受的罪过,要全部让庄清宁那个死丫头尝上一尝,也让她知晓,凡事不能那般嚣张。

    当然了,那个直接张口撵走他的章永昌和助纣为虐的冯永康也跑不掉。

    该报的,都会一点一点还给你们!

    于是,李坊在思虑之后,径直去了常记豆腐坊,寻了常远达,随后是一通的哭诉。

    哭诉他是如何为常记豆腐坊着想,偷偷的通风报信告诉他有人抢他的生意,是如何的按住外头有更好吃的豆腐的消息,又是如何因此惹恼了章永昌,随后被其撵了出来的。

    他此时的处境和他的话,很快博得了常远达的信任,而这段时日在他耳边一直絮叨,也越发燃起了他的怒火,成功挑起了他的怒意。

    最终在今天,利用了一些小伎俩,让常远达下定了决心要给那个死丫头骗子点颜色瞧瞧。

    看起来,他的目的很快就可以达到,很快就能瞧见那两个死丫头跟他一样的下场了。

    李坊越想,这心情是越发的舒畅,简直迫不及待的要去安排即将用到的人手。

    而常远达此时,则是摸了摸鼻子。

    人是要教训的,该挤兑也是要挤兑走的,到是这许多的事呢,该谁出面就是得谁出面。

    反正,他只管给银子就是。

    若是能把这路上的石头给扫清,往后再无人能挡了他家豆腐坊的路,那是最合好不过的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出了什么岔子的话……

    他给银子就是。

    ----

    庄清宁和庄清穗卖完了豆腐,买了些当用的东西来,便往家走。

    到了家里连晌午饭都顾不得吃,便先去寻了庄永贺与徐氏,说了说这收购鸭蛋的事情。

    收豆子是收,收鸭蛋也是收,且这豆子不是各家各户都种的,反倒是这鸭蛋,因为这边水塘多,旁边又有河,养鸭子的人却是不少,这鸭蛋却是更容易收的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