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阴天官 !

    我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赶出去。”谭大少怒喝道。

    我啥也没说,这种人不值得交往。

    谭大少还不罢休,说:“章刀,你昨晚帮了我们,我心里感激你。但是这人心性太差,他吃的,喝的,还有人参,都要给钱。”

    叶果露出冷笑。

    “一个穷乡僻壤的土富翁,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。”

    他哼了声。

    “我要走,看你们谁敢留着。”

    谭大少就要喊那些护院,我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有钱,但是叶果他们是虎贲营的人,想要对付这样的高手,我怕他会吃亏。

    “我救了你的命,就当救了一条狗,滚吧。”

    这厮脸色青白,愤怒地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冷声道:“你应该听章刀说了吧,你被养蛇人打的咬死,我却能杀了大蛇。谁高谁下,一下就能分出来。”

    他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拳头大,就是硬道理。

    章刀还想说啥,我已经不想听了。

    这人虽然不错,但是叶果我可是敬谢不敏。

    两人怏怏地走了。

    叶果回头,叫一声:“你会后悔地。”

    谭大少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我安慰道:“没事,我会把你爹救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就问他,周家有没有上了年头的水井。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

    周老来了。

    他先去了灵堂,上香吊唁。

    “小杜,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周老猜出了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要走阴?别做傻事。鬼魂进了城隍庙,就不可能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谭大少不了解这里头的事情,听得云里雾里。

    周老叹息道:“如果是活人勾魂,大不了跟他斗一场。但是城隍庙可不同,那里是阴间的地盘,想去要魂,就跟虎口拔牙差不多啊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谭大少说道:“大不了,我不要这些家财了。”

    这事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谭家的事情了,而是杨百川整出的幺蛾子。

    大管家匆匆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少,有人在门口丢了这个东西。”

    是一封信。

    上头用异常嚣张的口吻写着:“姓杜地,谭老头的鬼魂在城隍庙,你有种就去找回来。我会把谭家的人一个个弄死,叫你好看。”

    知名不具。

    “这厮太恶毒了。”

    我必须走一遭。

    “周老,我回来前,麻烦你守着谭家。”

    谭家花园里有一口几百年的老井。

    想要去阴曹,必须是鬼魂才成。

    黄泉路上鬼气弥漫,如果是肉身下去,肯定会被腐蚀成一具空壳。

    周老说不动我,只好拿出一个铜铃来,把我的一魄给拘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要是你在下头出了事,有这一魄在,我拼了命也要把你的魂儿给喊回来。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天亮回不来,周老,你去鸡冠山废弃的平吉观。那儿有一口古井,你把我的事情写在黄纸上,烧给那头。”

    李衍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来帮我。

    我戴着黑纱帽,拿着木杖,把一套行头给换上了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我点燃三张黄符纸,往水井里一丢。

    一股水汽冲上来。

    转眼就弥漫成了大雾。

    飒飒冷气传来,雾气把周围一切都晕染地模糊了。

    这里头有一条若隐若现的道路。

    我一步踏进去。

    身上一冷,这是脱离了阳间,来到了地下。

    喊声震天。

    黄泉路上有许多的鬼物,吊死鬼,饿死鬼,水鬼,发出凄厉的哀嚎。这些鬼没法子投胎,只能在阴间苦苦挨着,等待解脱的时候。

    黄泉路外头是灰色的荒野。

    很黯淡,很凋敝。

    地上有许多枯骨,有人有兽。上头太乱了,各地混战,土匪横行,每天都有许多人死掉,阴间也有忙不过来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不要朝外看。”有个老鬼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这老头穿着一个大褂,死了估计很久了。

    “小心他们。”

    我这才发现身边来了好几个鬼,就跟着我。

    “等你不小心,他们就会把你从黄泉路上推下去,你就完蛋了。”

    黄泉路是归地府管辖地,还算有点秩序。但是荒野就很乱了,很可能被大鬼和怪物都吃掉,都没处申冤说理。

    “我跟他们没有过节。”

    老头蜷缩着身躯。

    “黄泉路上鬼这么多,死一个少一个,就能提早去投胎了。”

    就是这么荒唐的理由?

    知道我有了戒备,这些鬼推不到我,就去拿老头撒气。

    我抓着他们的颈子,一个一个地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我是生魂,力量比他们来的都大。

    周围的鬼物害怕我,嗖一下就跑光了。

    我拿起两张纸钱,给了老头。他贪婪地吸着烟气,估计是饿的久了,鬼魂都变得饱满许多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城隍庙在哪儿?”

    他指了个方向。

    我沿着黄泉路走下去。

    过了许久,眼前死灰的颜色终于发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看到一个庙了。

    庙不大。

    门前竖着一牛一马两座石像,上头都用铁链锁着,看起来威武狰狞。我本来想直接进去,但是被挡住了,庙上有一层黄光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去叫门,觉得没气势。想了想,就摇晃着木杖。

    铜铃响起了。

    鬼怕铜铃的声音,鬼差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有个声音叫道:“谁在城隍庙前放肆?”

    两个鬼差出来了。

    他们瞧见我的装扮,吃惊道:“阴官大人?”

    我嗯了声,叫道:“带路。”

    这下能进去了。

    进了里头,上面的高台上坐着个男人,正在看文书。看他戴着乌纱帽,穿着大红袍,跟庙里的城隍很像。

    我心里要说不紧张是假地,城隍是主管阴曹一方的地方官,整个临川都在他的治下。换句话说,他就是这儿阴间的县长。

    他不说话,我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他问:“下头是谁,见了我为何不跪?”

    他这么开口,我就知道这事有玄虚。

    连鬼差都认得我的装扮,一个城隍爷会看不出来?他是要先灭杀我的威风呢?

    我冷笑起来,说道:“你勾了谭老爷的魂,不就是等着我来?不必耍花腔,把人交出来,否则我叫你的小庙不得安宁。”

    来之前,我就想过了。

    想要回谭老爷的鬼魂,就只有两个法子。

    一个是软语相求,再拿出些钱财消灾。

    有钱能使鬼推磨,谭老爷想要活命,自然舍得花钱。

    可是他这么一说,我就知道行不通。

    李衍跟我说过,我装作阴官,坏了高先生的事情,阴间迟早会找上门来。只是没想到会是这个当口,还把谭老爷牵扯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个阴官。”

    他忽然板起脸,叫道:“来呀,把他给我拿下。”

    好些个鬼差冲进来。

    我一声喝。

    “你敢。”

    我拿出钓竿,上头的符印在发光,震慑着鬼物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城隍好大胆子,竟然敢拿我?”

    “哼,你骗得旁人,怎么能骗我?阴官出行,上头应该有文书传下。我根本没有收到,说明你是个假的。”

    有这样的规矩?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,但我只能死撑到底。

    “我是微服出来,查探长河的事情。要不是如此,怎么会知道你和海定杨派勾结,违背阴间法纪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。”

    这城隍气势有点弱了。

    我一看有戏,就叫道:“你敢拿我,那就是做贼心虚,到时候你在劫难逃。”

    城隍爷皱着眉头,死死盯着我。

    我跟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城隍爷忽地露出个笑脸,他挥挥手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。”

    鬼差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下来,迎着我道:“上官来了,我失礼了,还请见谅。”

    他突然就软和了,我也不好端着,气氛就融洽了点。

    城隍爷低声道:“海定杨派擅长御鬼术,我虽然是城隍,也有需要他们帮忙的时候,但绝不是勾结。”

    我眉头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临川首富谭老爷呢?”

    想要自证清白,就把人给放了。

    城隍爷一皱眉,就喊了鬼差来。

    “有谁去勾了谭大伟的鬼魂?”

    有个鬼差说:“是一个杨家的人烧了符纸,说是他寿终了,叫我们去拿了他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他不是阴间的官吏,怎么能指使鬼差,速速去提了鬼魂来,交给上官。”

    鬼差急忙去办了。

    我心里大石落地。

    “这事我的确不知情,上官千万恕罪。”

    无妨,我摆摆手。

    我等了会儿,还不见谭老爷的鬼魂过来。

    城隍爷说是庙小事多,可能耽搁了,他拿出一副围棋,要跟我下棋打发下时光。

    我不会。

    城隍爷就让我拿白子,他拿黑子,输赢无所谓,就是打发下时间。

    我伸手去拿。

    外头忽然传来了吵嚷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城隍爷叫道。

    砰,几个鬼差被打了进来,变得灰头土脸地。

    “杜从云,不要碰那个棋子。”

    有个女鬼来了。

    她长得很丑陋,瞎了眼,跛了脚,冲我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是小倩。

    我心头一惊,就听她说道:“这棋子能收魂,每一个都是鬼魂变地。你要是碰了,就会陷进去,被其他鬼给撕成碎片。”

    城隍爷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了。

    糟糕,上当了。

    他是骗我地。

    小倩拉着我往外跑。

    城隍爷一声怒喝,叫道:“来了这儿,你们还想跑?”

    他拿起一个令牌丢下来,外头阴风呼啸,呼啦啦地冲进来许多鬼差。

    我恼怒道:“你这是什么意思?我可是阴官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要是阴官,怎么会不认识阴阳棋?我看你是个假地。等我拿下你,一百零八样大刑用过,不怕你不老实。”

    这些鬼差冲上来了。

    小倩挡着。

    她虽然是个弱质女流,但却勇敢的很。

    但这里是城隍庙,鬼差更是捉鬼的行家,很快就被一个铁链打中了胳膊,发出痛苦的尖叫。

    我急忙跑过去帮她。

    小倩发威了。

    她的头发飞舞着,森森鬼气冲出来。

    几个鬼差被她踢开了,她把我推出去,叫道:“快跑,快去找你师兄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